主页 > 知识发展 >1989年的传真:穿越在传真与求真之间 >

1989年的传真:穿越在传真与求真之间

发布时间:2020-08-08   来源:知识发展    
1989年的传真:穿越在传真与求真之间

「1989年的传真」专页连结

一九八九年的香港小学生,今天在做什幺

我们不是社会上天天谈论着的八十后、九十后。我们也没有经历过国民党腐败而对共产党的「新中国」憧憬,也不知道杨光是谁。一九八九年,我们还是对社会不甚熟悉的高小生或初中生。现在我还算是青年但又快踏入中年── 叫我们「七五后」吧。六四屠城对我们这班小学生或初中生而言,其实印象不深,恐怕记忆只是当时爸爸妈妈哥哥姐姐突然很喜欢天天看新闻,还看到深夜;忽然哥哥和妈妈吵架,是说哥哥要去什幺游行而妈妈不准之类;某一夜,从电视机听到枪声,然后第二天早上学校的早会,校长和老师在所有同学的面前哭了。虽然还不了解八九民运是什幺,只知道这是香港的大事。

最近几年,八九民运和六四事件与香港人的关係这个议题在社会上争吵得非常激烈,「大中华胶」、「本土胶」的标籤贴来贴去。当听到「六四关香港乜事」的时候,我们觉得,把八九年香港人的历史重现大家眼前变得非常重要。因为,纵使我们生于不同世代有着不同的经历,我们可以诠释历史,但无法否定其他人真实的经验。这就是「1989年的传真」面书专页创立的原因。

重型泥头车慢驶抗议的香港岁月

蒐集八九民运的香港本土历史说易不易,说难不难。坊间早已有很多文章结集和资料册,如支联会的《八九中国民运报章头版专辑》、《漆黑将不再面对》、中大学生会的《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我们在北京》等。不过,香港人在1989年5至6月间做过什幺,却大多零碎夹杂在不同的文章和书本中。庆幸大学的师兄师姐送来了一大叠他们小心保存的全份报纸、照片,甚至当年大学学生组织的传真文件。而最近两年因为六四对香港意义的争议而愈来愈多人上载了当年香港声援行动的照片,也大大减轻了蒐资料的负担。

在蒐集、分析资料的过程中,感受异常深刻。我们发现,如果和现在的报章新闻比较,当年香港人的声援民运行动天天都破历史纪录,天天都应是全版的头条新闻──八号风球下过百万人大游行,过百五万人全球华人大游行,二十万参加「民主歌声献中华」,二十万人参与青年集会,过千公公婆婆游行几公里去新华社,五百重型泥头车深夜慢驶抗议,大埔、油塘、黄大仙以至全港十九区的声援学运示威遍地开花,罢课罢市义卖,各行各业联署全版、半版声援广告等到处皆有等等,但是因为香港以至全世界的人仍然非常关注北京的局势,这些香港人所做的事往往被挤去了第二版、第三版,甚至第十四版。这样,坊间流传最广的《八九中国民运报章头版专辑》就变得不太有用,因为它收录的只有头版,幸而我们手上有一些全份报纸,可以翻到第八版、第十五版。看了一份又一份的报纸,再次证明香港人的声援民运行动,其实是一场比零三年七一游行,甚或去年雨伞运动更影响深远的全民运动。全民的情感带动了全民的运动,全民关心中国和北京学运,绝非一句「民主回归」或「大中华」就能解释,毕竟市民不是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1989年的传真:穿越在传真与求真之间

不再对中共存有憧憬,然后呢?

我们也藉史料知道,原来香港人在北京民运扮演异常重要的角色。因为香港人慷慨解囊,香港成为了民运中最重要的财政支持者。因为香港仍然未受中共控制,香港成为了反新闻封锁的基地。因为香港人的特殊身分,不用签证可以去北京,香港传媒成为了当时全球的新闻中心。

八九民运也令很多香港人觉醒,不再对中共存有憧憬,转而与之决裂。有人选择移民,有人选择留港但积极关心社会。这场运动也促使了香港的民主进程加速,正如时任行政局首席议员邓莲如表示:「当然中国学运影响了我们的考量,但主要原因是很多香港人站出来,如此负责任地表达自己的诉求,我们再难以说这裏的人对政治没有兴趣或政治意识未够成熟。我们要给公众清楚的目标,让他们知道他们将有权选他们的立法局议员。」

1989年的传真:穿越在传真与求真之间

我们希望「1989年的传真」专页今后可以成为香港人的平台,以本土的角度重建香港人在八九年的历史,让更多年青人从「上一代香港人」了解到他们的亲身经历和感受,找回香港与中国的历史脉络。希望我们这班「七五后」充当「八九十后」和「四五六十后」桥樑的小计划成功。

作者简介:「1989年的传真」一员。脸书专页于去年成立,旨在收集1989年中国民运期间香港人和香港团体参与的历史,让更多人知道当年不为人知的声援小故事。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