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知识发展 >中国沦陷共军胜之不武!4大惊人战例99%的人毛骨悚然——共军 >

中国沦陷共军胜之不武!4大惊人战例99%的人毛骨悚然——共军

发布时间:2020-06-15   来源:知识发展    

章立凡评论:蒋有底线,毛无底线,无底线的打败了有底线的。这是我的一贯观点。

内战中,共军把妇女老人推到阵前当肉盾进攻,国军不忍开火。底线分明,胜之不武。

中国沦陷共军胜之不武!4大惊人战例99%的人毛骨悚然——共军

史学家黄仁宇先生在“黄河青山”一书中写到的中共军队人海战术是1946年4月林彪部队在四平街战役中攻打国民党新38师的战斗:

「我们抵达前线时,刚好是战役结束后没几天,看到铁轨旁和田野里散布着无数的尸体一位新一军总部的参谋对我形容何谓「人海战术」他说:。『他们会在前线摆出一千人,但空间只有几百码宽,通常只能容下一个连你会想:这些人不傻,他们只是疯了但让我问你:你可以砍杀多少人呢?四百,五百或甚至六百?你把这些人打成碎片,可是这些人的后面还有数百人在那里。相信我,他们绝对可以收拾你和你的机关枪!』」

“黄河青山•黄仁宇回忆录”,为三联书店2001年出版。

出生在东北后去台湾的立法院院长梁肃戎,生前曾撰写了一本书“大是大非-梁肃戎回忆录”,书的第三章就提到了四平之战他写道:

「民国三十七年三月,共军三度进攻四平,计有五波攻势。这次共军发动人海战术,把老百姓组成队伍,一波波的往前赶,打得老百姓的尸体堆积如山。国军也不忍心再打下去,共军则踏着死尸,攻进四平。最后四平沦陷日有的说是三月十二日,有的则说是三月十五日,我则清楚的记得是黄曆二月二日「龙抬头」当天。」

「共军为什幺能发动人海战术以我家乡为例,我家乡离四平五十华里,当时共产党到地方上,首先开群众大会,把地主,士绅公然处决,然后威胁这些老百姓说:『你们把国民党的地主,士绅处决了,将来国民党回来,你们也没命了。』」

人海战术之南麻战役

1947年7月,胡琏国民革命军整编第十一师与中共华野在沂蒙山区北端的南麻发生的一次激烈战斗。

「有一次,胡将军叹口气说:『当年我在沂蒙山区与共军作战,亲眼看见他们驱使老百姓带两手榴弹来冲锋;我守军用机枪扫射,眼见死的都是老百姓,自然不忍打下去,这时共军正规军就上来了』我说:『这叫人海战术』胡将军点头说:?『我知道人海战术,但我们能用吗我们宁可认输』」(何家骅回忆)

(作家龙应台:长春围城令人不寒而慄)

长春围城,应该从一九四八年四平街被共军攻下因而切断了长春外援的三月十五日算起。到五月二十三日,连小飞机都无法在长春降落,一直被封锁到十月十九日。

这个半年中,长春饿死了多少人?

围城开始时,长春市的市民人口说是有五十万,但是城里头有无数外地涌进来的难民乡亲,总人数也可能是八十到一百二十万。

围城结束时,共军的统计说,剩下十七万人。你说那幺多「蒸发」的人,怎幺了?

饿死的人数,从十万到六十五万,取其中,就是三十万人,刚好是南京大屠杀被引用的数字。

中国沦陷共军胜之不武!4大惊人战例99%的人毛骨悚然——共军

台湾作家王鼎钧在其回忆录“关山夺路”中提到:“黄泛区会战的时候,共军用'人海战术'进攻,死伤太多,国军打到手软,射手把机枪往地上一丢:'老子不打了!'连长掏出手枪,指着射手的太阳穴,射手扑通跪下:'!连长你枪毙我吧'射手哭了,连长也哭了。“

龙应台“大江大海一九四九”:

一百多公里的封锁线,每五十米就有一个卫士拿枪守着,不让难民出关卡。被国军放出城的大批难民啊,卡在国军守城线和共军的围城线之间的腰带地段上,进退不得。尸体横七竖八地倒在野地里,一望过去好几千具。

骨瘦如柴,气若游丝的难民,有的抱着婴儿,爬到卫士面前跪下,哀求放行。“看那样子我也哭了,”电话里头的大伯说,“可是我不能抗命放他们走。有一天我奉命到二道河去找些木板,看到一个空房子,从窗子往里头探探,一看不得了,一家老小大概有十个人,全死了,躺在床上的,趴在地上的,坐在墙跟的,软绵绵扑在门槛上的,老老小小,一家人全饿死在那里。看得我眼泪直流”。

林彪在五月中旬就成立了围城指挥所,五月三十日,决定了封锁长春的部署:

(一)……堵塞一切大小通道,主阵地上构筑工事,主力部队切实控制城外机场。

(二)以远射程火力,控制城内自由马路及新皇宫机场。

(三)严禁粮食,燃料进敌区。

(四)严禁城内百姓出城。

(五)控制适当预备队,沟通各站联络网,以及时击退和消灭出击我分散围困部队之敌人。

(六)要使长春成为死城。

共军激励士气的口号是:“不给敌人一粒粮食一根草,把长春蒋匪军困死在城里”,十万个共军围于城外,十万个国军守于城内,近百万的长春市民困在家中。不愿意坐以待毙的人,就往外走,可是外面的封锁在线,除了炮火器械和密集的兵力之外,是深挖的壕沟,绵密的铁丝网,危险的高压电网。

伊通河贯穿长春市区,草木葱茏,游鱼如梭,是一代又一代长春人心目中最温柔的母亲河,现在每座桥上守着国民党的兵,可出不可入。下了桥,在两军对峙的中间,形成一条三,四公里宽的中空地带,中空地带上尸体一望无际。

到了炎热的七月,城内街上多有弃尸。眼睛发出血红的凶光,瘦骨嶙峋的成群野狗围过来撕烂了尸体,然后这些野狗再被饥饿的人吃掉。

龙应台在其“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也有提到:

“一整排的兵用力扔手榴弹的时候,彷彿漫天洒下大批糖果,然后战壕里的林精武看见对面「整片凹地像油锅一样的爆炸」,可是海浪般一波又一波的人,一直涌上来,正对着发烫的炮口。

前面的几波人,其实都是『民工』,国军用机关枪扫射,射到手发软;明知是老百姓,心中实在不忍,有时候就乾脆闭起眼睛来硬打,不能不打,因为『你不杀他,他就要杀你』。机关枪暂停时,探头一看,一条壕沟里就横着好几百具尸体。他们开始清理战场,搬开机枪射口的尸体,用湿布冷却枪管。

抗日名将黄百韬的国军部队在十米宽的河边构筑了强大的防御工事,每一个碉堡都布满了机关枪眼,对着河;民工就一波一波地沖向枪口,达达声中尸体逐渐填满了河,后面的解放军就踩着尸体过河。"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