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事件金融 >燃烧人节庆 Burning Man:硅谷冒险家们的新乌托邦 >

燃烧人节庆 Burning Man:硅谷冒险家们的新乌托邦

发布时间:2020-07-23   来源:事件金融    
燃烧人节庆 Burning Man:硅谷冒险家们的新乌托邦

当我在这个月初在纽约和一位创业者聊天时,对方和我说,「我马上就要去 Buring Man了。」

刚开始我愣了一下,因为眼前这位时尚、娇小的女生,实在难和沙漠里的嬉皮联繫起来,也不像是那些喜欢打造由二极体、LED 灯组成的巨大科技和艺术作品的极客(Geek)们。但是她很兴奋,并且告诉我,「现在很多创业者 VC 都在那里,也许会有些机会。」

一场理想与自由的盛会

而在回到旧金山之后,这个话题的热度就更高了。每个人都会告诉你,它「太棒了」、「简直完美」,在聚会上以这个为话题,很容易就可以吸引一大群人一起聊得 High 起来,而如果其中有一两个人是 Burner(参加过的人),绝对会成为当之无愧的焦点。这一现象在 Burning Man 已经开始之后仍然在持续——儘管留下来的人都是没有参加的,但是这并不妨碍每个人对它的充满嚮往。

就连科技媒体,无论是 TechCrunch 还是 Re/Code,也纷纷派了记者过去。因为那里的科技大腕,甚至比大会上的还要集中,而且很有可能离得更近,比如 Tesla 的 CEO Elon Musk、亚马逊的 CEO Jeff Bezos、Facebook 的 Mark Zuckerberg,都被人在 Burning Man 的广场上看到过,而 Google 的联合创始人 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更是知名的狂热爱好者。

那到底什幺是 Burning Man 呢?

它更像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的社会实验,或者是自由主义者们的一场狂欢。

每年,成千上万的参与者都会聚集在美国内华达州的黑石沙漠(Black Rock Desert),来打造一座叫做黑石城的城市,一个充斥着艺术、激进的自我表达、以及彻底自力更生的社区,以各种异想天开与荒诞的形式来「表现自己」。在九天后,所有人就会离开,带走沙漠里的所有物品和垃圾,不留下任何痕迹,让这座城市彻底消失。而之所以会叫做 Burning Man,就是因为週六晚上会有焚烧巨大人形木肖像的仪式。

Burning Man 鼓励创造、分享和去商品化,所以参与者们都会带上各自需要的东西,然后相互赠与。在那里,科技绝对不是主角,也不是目的,事实上在那里很多地方都连不上网路,但是这种创造和开拓的精神,以及去中心化、打破一切规则的社会形态,却让那里成为了硅谷冒险家们的理想之地。就连 Google 的第一个标誌涂鸦,就是 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在 1998 年为参加 Burning Man 做的,那个形态就是节日里要焚烧的巨大人形木肖像。

燃烧人节庆 Burning Man:硅谷冒险家们的新乌托邦

当然,就像 SXSW 一样,在现在的科技创业者集群效应开始之前,Burning Man 更多的是嬉皮士们的天堂,想像一下在一座 9 天后就会消失的、大家亲手打造的城市里会做什幺,音乐、艺术、奇装异服、天方夜谭……这些都是参加者们用来表达和自我「炫耀」的方式,而科技创业者们不过其中小小的一员。

科技名人躬逢其盛

而那时候的 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也只是单纯的喜欢这种反传统的社会环境。因为它其中包含了那幺多和 Google 文化相似的地方:沙漠里艰苦的环境是真实的挑战,人们必须得相互依靠才能生存,无论是分享、团队协作,甚至是参与感,都是和 Google 早期的文化相似的。甚至 Google 后来着名的「20% 时间」(指员工有 20% 的时间来做自己的项目),据称也是受到 Burning Man 的启发。

甚至比 Google 晚得多的 Tesla 也有过 Burning Man 的历史。有人说曾经看到 Elon Musk 在 Buring Man 上展出了第一辆 Tesla 样板车,Tesla 的工程师也在他们的部落格上分享过自己的小故事,比如说,早在 1995 年的时候,他们就在 Burning Man 上,用电动技术打造了两只巨大的、粉红色兔子拖鞋,然后坐在拖鞋里在沙漠里闲逛。

燃烧人节庆 Burning Man:硅谷冒险家们的新乌托邦

是的,这就是 Burning Man,人们不喜欢标準化的商品,而喜欢与众不同、特立独行的东西。被漆得黑呼呼一团的车比闪亮的跑车更让创造者们骄傲,然而,什幺都不能和粉红色兔子拖鞋相比。

这样反传统的科技的元素,在今年的 Burning Man上,一点也不稀少。

最近刚被亚马逊近 10 以美元收购的 TwitchTV 的创始人 Justin Kan, 也在 Burning Man 上创造一些新的东西——「世界上的首座移动冰山」,而 Justin 把它叫做 Titanic’s End, 由他和朋友们、同事们一起亲手建造。它建在一个运送霜淇淋的卡车上,里面加入了聚碳酸酯面板、LED 灯和一个「酷毙了的」音响系统。在白天,这座移动冰山会在沙漠上巡游,向人们开放冰製休息室,而在晚上,成为一个大 Party 场所。

再比如,前 Google 员工 Casey Ho,就离开自己任职的创业公司,为 Burning Man 全职地打造了一艘装满灯的、不会飞的飞艇,并在 KickStarter 上筹款了 7,000 美元,为的就是让这个飞艇,在晚上亮闪闪地冲过 Burning Man 的营地。Ho 甚至还骄傲地把这个项目写进了他 LinkedIn 上「现任雇主」一栏。

儘管钱在 Burning Man 是禁止的,但是比特币却不一定。比特币的信奉者,包括比特币创业公司 Coinapult 的联合创始人、连续创业者 Erik Voorhees,比特币市场 Satoshi Square 的创始人 Josh Rossi 等,还自己组成了一个比特币营地。

为什幺 Burning Man 会和科技业如此相近?

抛开束缚实践想像

它是一个超出常规的实验——看人们在狂野的、不受拘束的想像力下会建造出一个什幺样的城市。而对于科技圈的人来说,则是一个最好的机会,来尝试未曾有过验证的、最奇怪的想法和产品。它接受冒险、鼓励人们不断尝试、打破常规,任何异想天开的产品都会被接受,因为还有人会比你更荒诞。

Larry Page 就曾经在开发者大会上公开说,希望世界上能有一个像 Burning Man 那样的地方,可以让科技爱好者们「安全地去尝试新的东西,看看它对人们的影响,而不必把它应用到全世界。」

——这才是硅谷冒险家们最爱的 Party。

所以 Elon Musk 在好莱坞喜剧《Silicon Valley》剧组搞的一个活动上说,电视剧里描述的 Party 一点都不硅谷。「我觉得 Mike Judge (《Silicon Valley》的导演),可能从来没有去过 Burning Man,那才是 Silicon Valley。如果你没有去过,你就不会明白。即使把洛杉矶最疯狂的 Party 扩大 1,000 倍,那也比不上 Sillicon Valley 的一点点。」

当 Burning Man 遇见投机客

当然,科技创业者集聚的效应,也带来了不少负面的影响。在 2004 年的时候,燃烧人节还只有 3 万人,在去年的时候,人数已经增长到了 7 万人,这种人数的急剧扩张,以及其中科技创业者比例的上升,让不少人感觉 Burning Man 变了味,特别是科技圈大佬、VC 人仕的出没,让本来是反潮流的燃烧人节,突然自身也开始变成了一个潮流。

越来越多科技创业者的人参与其中,目的变得功利——有时候为了一个跻身社交圈、获得人脉的机会。想一想,往日那些只出现在大会舞台或者高楼最顶层的大佬们,也许就在你的帐篷隔壁,也许你们会有机会一起去生火,这难道不是最快建立关係的方式幺?在那里,几天相处获得一个「大单」也不是没有可能。

一个科技公司员工说,科技创业者们现在对 Burning Man 的疯狂,就像是过去对 SXSW 一样。「就在 SXSW 上,我搞定了一个工作——从来没有像那次那幺容易。」而 Google 的前 CEO Eric Schmidt,或许就是 Burning Man 可以美化履历最好的例子——在硅谷流传颇广的一段故事是,他最终能够被选中成为 Google CEO,就是因为「他是当时几个候选人里唯一去过 Burning Man 的」,这至少证明了他和 Google 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文化相近。

还有不少 VC 抱怨说,今年的 Burning Man 是他们参加过的最糟糕的一次,因为居然有创业公司开始在那样的场合下试着找他们融资;还有人不满地说,一个科技从业者,在见到自己一分钟之后,就开始询问自己在哪里工作。「即使我知道我当时就身处硅谷人群当中,这还是让我措不及防。」

有人怕这种「创业文化」(非「硅谷文化」)——激进的成功慾、巨大的压力和残酷的竞争,会被带到注重自由、分享与解放的「乌托邦」里来,也有人开始有意识地避免这些想要积累人脉的社交者。但是,他们无奈的说,现在,好像到处都是 Valley People。这些人甚至有了一个专属的名称——创业侵入者(entrepreneur invaders)。

另外的指责则针对的是科技富豪们在 Burning Man 上奢侈的行为。《纽约时报》的 Nick Bilton 撰文说,一些科技精英不想继续在一个没有空调的帐篷里接受阳光的曝晒,不想再使用那些令人讨厌的公厕,于是他们空运来了寿司甚至游艇,并把自己的营地围成了私人的领域,让他们看起来像是高级的俱乐部。「这完全和 Burning Man 的自力更生的精神相违背。」批评者们说。

开创精神永不灭

但是 TechCrunch 却认为,只有非常非常少的人会像 Bilton 的文章里面描述的那样,在沙漠里享受奢侈的生活,大部分的人就像他们所热爱的科技或者创业者精神一样,在开拓。「对于很多科技行业的人来说,燃烧人节就像是一个乌托邦,让他们可以从平日的 1 和 0 里走出来,来做一点不一样的事。」 比如,育成企业的合伙人们在焊接自己的艺术装置;整个创业公司的成员在一起搭建自己的帐篷;电子工程师们在安装自己的灯泡雕塑;产品经理们负责起整个小村子的后勤,以让人们可以去做别的事,等等。

从第一代硅谷冒险家对 Burning Man 自发的推崇,到现在科技创业者们有意识的聚集(就像我在文章开头提到的那位纽约创业者一样),围绕着 Burning Man 的争论开始发酵,但是,就像 Facebook 的联合创始人、曾经五次参加燃烧人节的 Dustin Moskovitz 在 Medium 上写的那样,「我认识很多这些"创业侵入者",他们在去了第一次之后,就会对这种零和式的竞争不再有兴趣,而是开始对这个互助的社区有更深的喜爱。」

不妨以他本人的故事作为结束:他在 Burning Man 上第一次见到了 Winklevoss 兄弟——熟悉 Facebook 历史的人应该都知道,他们和 Facebook 为了股权打了 4 年的官司。

「先前,我们从来都只通过律师沟通过。那些家伙是我在平常会视为敌人的人。」Moskovitz 说,「但是在那里,我走过去介绍了自己,并给了他们一个拥抱。在那里,我们都是同一个群体的成员。我们一直都会是同一个群体的成员。」


上一篇: 下一篇: